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 Posted in スポンサー広告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置顶宣传]文艺腐女窝点

09 04, 2019 | Posted in 閑言-三尺水

lcad.gif

sgad.gif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文本,文本间,噢你们赢了

04 02, 2010 | Posted in 閑言-三尺水

0 Comments
据说所有文本都不过是此前文本的重新组合。
据说历史叙述和小说叙述一样都是文本。
好了。这么说来,一个没有历史知识积累的小说撰写者会写出和历史(实为历史叙述)极其相近的故事,是有可能的。

可是要不要一而再再而三地极其相近啊啊啊啊啊抱头!
如果说伊利亚跟萨特气质相近,那么我们打赌!埃尔文的里人格是别尔嘉耶夫!

噢有知识的流浪汉,大布尔乔亚家庭出身,内倾严重的亲左派右翼,噢还有他写在自传里的那些自我剖析;,他们的气质多么像T T

我的出生只能部分地加以理解,并给以理性的说明。

我毫不动摇地知道,我从一开始就感觉到自己陷入一个和自己格格不入的世界,在生命的第一天和在生命的现在的日子,都同样感觉到这个。我一直仅仅是一个过客。

那种扎根于地上的感觉对我来说是格格不入的,我较多地具有俄耳浦斯教派关于灵魂起源的了解,认为它是从最高的世界向低的世界的降落,“地上无聊的歌声不可能代替天上的声音”。

我一直没有来源于父亲和母亲的感觉,永远也没有感到双亲是生我之人。不喜欢所有的亲属——这是我的特性。我不喜爱家庭和家庭生活,我破坏了西方民族对家庭基础的眷恋,一些朋友开玩笑说我是人类的敌人。


我觉得埃尔文也会分毫不差地写下这些话,并且他真的有写一本思想自传的打算……够了= =全部罗列的话会相当于全书抄袭的。

真的不知道盖伦这人在想啥

03 31, 2010 | Posted in 閑言-三尺水

1 Comments
史实是战后大约有5000个老纳粹越狱出逃,大部分去往拉美。其后这些人支持了当地的右翼政府。
史实是帮助他们逃亡的组织听命于盖伦。
史实是为逃亡者提供假证件的人,直接对杜勒斯负责。

……盖伦你真的想搞第四帝国是么|||||你不觉得这名字很丢脸吗=A=!

这些逃亡者吃CIA的粮,这么说战后美国对拉美的控制其实也有他们的功劳?而欧洲这边,NATO得到的70%的苏联情报来自盖伦。好吧,第三帝国的brain是死了,它的intelligence却移植到了奥得河以西直抵太平洋的世界。其实那个讲“克隆希特勒大脑”的电影是影射盖伦是么!

真的不知道盖伦是怎么想的,做事要不要这么绝啊……

噢历史在这里进入人生(扯吧!)

03 29, 2010 | Posted in 閑言-三尺水

1 Comments
HE版的加兰在战后跟着古里安,重建联邦国的军事组织去了(所以说这真的是HE,是HE!你看我让加兰跟古里安混!整个国有哪个人比这老爷子运气更好啊,这人纳粹刚上台就跟泡菜搞在一起,十二年来当尽了急先锋,战后居然无罪释放了,继续在联邦国混到高官= =)。我想这小子如果能帮上古里安什么忙,就是在情报方面了,于是去查联邦国的情报组织。

好家伙,一个国内局(BfV),一个国外局(BND),一个军事局(MAD,没错这就是它的缩写),你们是在重建四处、六处和谍报局是么?!
顺说这三个部门还分别隶属于内政部、总理府和国防军,噢按照小六的说法,这是怎样的叠床架屋效率低下。

BfV是1950年为了反对国内的共党非法活动而设立的,在三个局中时间最早……缪勒,您最初的起家也是从此而来吧。

MAD是由盟军和联邦国之间的联系机构发展出来的,随着国防军重建而设立,噢你们不觉得有一种给人做小的感觉么= =
它的架构跟着国防军走,不过在事务上与BfV密切合作。哇好可怕,军局和地方局有什么可合作的啊=A=当年Abwehr也只是和六处合作啊。
顺说MAD是没有起诉权的,噢共和制你赢了。

比较奇异的是BND,它的前身居然是纳粹军东线的情报机构,顶头是东线总司令部。哇为啥军事指挥部的班子能搞出管国外情报的机构!其实它真的是加兰一手建起来的吧(够了)!你小子说,这玩意儿不是你搞的还能是谁(够了)!
(加兰:当年在科长手下时学到的,现在用在这里了。)

嗯其实是一个叫Reinhard Gehlen的人干的,这人在二战时是东线军情报站的头儿,战后跟CIA搅上了,建起了BND,里头用了大量的老部下,噢无怪乎有人戏称BND是联邦国的盖世太保……


(Reinhard Gehlen的资料点这里还有这里还有这里)

BND的资料点这里还有这里

《天下无雷》问卷

02 23, 2010 | Posted in 閑言-三尺水

1 Comments
从Soli那儿挖来的东西。

继续阅读 »

这……这是回复|||

02 20, 2010 | Posted in 閑言-三尺水

3 Comments
(Jas看这边~~回复系统说我灌水,于是只好回在这儿了||||)

……我觉得您才是九型人格之中的五号而我是四~-w-

今年的比赛除了威尔的一概没看(这真的不是我的错,啊啊啊我只找到这家伙的视频|||)。我本来就分不清quad和triple,最大的能耐也就看出sau和axel,其实我想说figure skating这玩意的figure就说明它是一种性感到了情色的地步的运动,不然为何女选手那些把腿扒到前后头顶的动作都不见男选手来做呢= =(普鲁申科你是个妖人!)。既然如此,那么第一位应该是选手所表现的魅力而不是技术吧。想想前几年艺术体操那些肌肉虬结的女人们,我完全支持霍尔金娜的主张;再想想冰舞也快沦为双人滑了,只看见扛麻包袋,舞蹈的美在哪里呢。

当然这并不与“没有quad就不是男子滑冰”的说法矛盾,毕竟在主流语境下男性魅力还是以爆发力而不是柔韧来表现的。只是如果一个动作做不到流畅舒展,那么和没做又有什么区别。单看起跳高不高落冰稳不稳,往年的朱是没得谈了,可是你不得不承认他比亚古丁输了一筹,这不正是说明动作的完成度远远不是figure skating的精髓所在吗。《铁面人》的4-3-2版本并不比4-3-3逊色,反而更贴近音乐。

不过虽然我不认为quad有多必要,但是看见赢的是小莱还是觉得难以理解。我觉得他才是个技术至上的家伙,他表演完全无法给人任何激情嘛……换成兰比尔赢我就能接受,瓢虫的节目内容多漂亮啊。

于是八卦一下朱,他弯不弯当然只有他自己说了算,但我想说……他的样子的确是很讨gay的喜欢的那种咧= =~
(哗你可想好了亲爱的,你要是喜欢他那就意味着要跟男人一决高下哦XDDDD)

我也不想看了,为什么现在花滑都不看外表的,那一堆干瘪的亚洲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花滑绝对不能忽视外表啊就像桑巴舞不能忽视胸一样!就像画家不能没有画笔一样~!没有外表还怎么表达艺术啊啊啊啊啊啊!!

又见花滑

02 19, 2010 | Posted in 閑言-三尺水

1 Comments
吃晚饭时发现温哥华的男单花滑已经过了,汗,叼着勺子上网扒新闻。

莱萨切克第一普鲁申科第二,够劲爆的消息。小莱还是那么朴素,真正的看点是年事已高的冰王子(……)终于败给了小熊以外的人,纵然这已经是熊离开赛场的八年以后。

居然已经八年了。

看了那么多节目印象最深的始终是亚古丁的《铁面人》,不知道原因。普鲁申科的美是俄罗斯艺术的魅惑,但亚古丁却有他发自灵魂的震撼力——我知道这个说法站不住脚,其实每个顶尖的选手都在自己的作品里倾入过生命,那么果然还是该说是哪杯茶和哪杯茶的问题么?……我坦白,其实我连三周还是四周都看不出名堂来= =

于是堕入花痴的层面,我喜欢亚古丁那带着北寒带悲凉的阳光笑脸。有时想,在他走后兰比尔的当红是不是因为后者继承了他的微笑。不过其实除了亚古丁以外我最喜欢的是桑度,原因自然不在于他热衷于走秀唱歌却疏于训练懒鬼作风,也不是那张大叔脸,或者各种匪夷所思的摔跤镜头= =……而是他在冰上的灵感会让冰面上开出紫色的鸢尾花来。可惜此人明知道今年冬奥在自己家门口举行还是决定金盆洗手,不知道现在是不是在某个夜总会上演唱他那总是走调的purple rain呢。

然后我想说我第三喜欢的是威尔……
不……这不是我的错||||这是由于罗莉群体的强大,最容易找到的资料和视频从比赛到周边包括和基友上街到接拍时尚广告全都是此人的。

于是顺利找到今年的威尔视频,几年不见,他更妖魅了……
四年前有些baby fat的轮廓现在也变得更锋利了,长节目最后的那一记媚眼令人十分担心,是不是该规定男单的裁判不得有基男和女性。当然那股纳西索斯的气质不减当年,不过,该说是他长大了么,少了顾影自怜,多了一种对美丽命运的自哀。

然后还找到了兰比尔和威尔的男双抛跳!噢这家伙真的越发妩媚了,瓢虫骑士,您这么个玩法,您跟姑娘们的贴脸照片都说明不了您的取向了呀。

男双视频点此= =

Next Page »

RSS
刀賣楊志

劍子歌

Author:劍子歌


+体质+
INTP+表五里七
混乱中立+Irony
色手座+日天合
猎奇受+痞子攻
伪文艺+真文肓

+墙头+
三国志:吴中心,孙策命,曹丕命,一切猎奇CP
SS、LC:笛卡本命,米妙本命,可拆可逆
古希腊:阿基里斯少年攻、亚西比娇憨受、普罗米修斯总M

+In Fever+
加缪、夏多布里昂
萨特、阿隆、阿伦特

片文點墨
大字報墻
讀書識字

×-九馬同槽-×

字大才書
狐黨三千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